不知何時開始我學會了苦笑
也許這是我解脫壓力的一種方法
也許這是我拋下煩惱的一種出口
喜歡簡單處理事情的我常常選擇兩種方法去面對
激烈且快速的去面對然後離開
或是冷漠的去面對一些人事物
不管是哪一種最終的收尾還是只有一種
苦在心頭...笑在嘴邊

傻瓜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